公告:网址更新频繁,建议收藏发布页!点击收藏

教室里被干的妈妈

  学校往往是知性的象征,文明的代表。它聚集了古往今来,一切智慧的结晶,也是新生代,即将开幕的朝阳。既是不可或缺的齿轮,亦是通往高出的阶梯。

即使现实与想象往往有些差距。但无论如何,都不该是我眼前的模样。

教室里,女人身上一丝不挂,不仅抛却了人之初始的羞愧之心,亦是忘却了社会给予她的,身为师,身为母,身为妻责任,成了只知道寻欢作乐的母兽,仿佛脱缰野马般的在他人的身上狂肆嘶吼。

而男人呢,肆意妄为,将他的监护人,管理者当作畜奴对待。

他的邪笑的面容仿佛来自烈火地狱,在朦胧的灯光照射下,我仿佛回到了原始的山洞里,看着未经开化的野兽们,不顾及身份,地位地疯狂交配。

将这本应圣洁的场所,沦为地狱小鬼们的狂欢之地。

仓库外,我只能看着张强操着我妈妈,在她身上的各种图案在她剧烈的摇摆之下,像是要被甩出体外,奴隶,张强的母狗,几个字充斥着我的眼球。

红彤彤的屁股在我看来更像是亚当夏娃所吃的禁果,危险,乱伦,却又充满了诱惑。

仓库内,张强和我妈妈打得火热,好似永远不会停歇一般。

而我,寒酸地撸着我那早就射不出来了的鸡巴。

淫声浪语更是塞满了我的耳朵。

我的妈妈双手扶在张强宽阔的肩膀上,兴奋的声音中带着歇斯底里「啊!主人!操死母狗了!母狗爱死主人的肉棒了,主人好好地教训不听话母狗的贱穴!

母狗就是为了伺候主人而生的!汪汪!汪汪!」相较于我妈妈的癫狂,张强则有些从容不迫,因为动的是我妈妈,张强闲暇时还能用力拍拍我妈妈的臀部,就想鼓点一般。

让我妈妈仿佛成为了古代的战马,得到了主人号令后,马力全开,不惜余力地奔驰,只求得主人得满意。

我妈妈与张强的结合之处,只见得淫水四溅,为了夹裹在我妈妈阴道里的鸡巴,提供更好的润滑作用,就像打桩机一般,张强又粗又长的的鸡巴从来都只会出来一小截,又快而有力地插回我妈妈的小穴深处,直达花心,每一次都会对我妈妈的子宫重重的的一击。

也将我妈妈的神识带到了更远方。

不过,这样好像已久无法熄灭我妈妈的欲火,她在用自己的子宫撞击张强的肉棒的同时,开始转动自己腰部,为张强的肉棒更添一份旋转的力度,好让她梦寐以求之物能钻进她身体的更深处,直达她的心房。

「啊!啊!插穿母狗吧!主人好棒,主人加油,加油!啊!啊!主人想要操老母狗,是她的荣幸,他能为主人生下母狗让主人操,那她也是母狗,就该属于主人,子宫也是主人的!贱奴必定帮主人,啊!啊!让老母狗体验到母狗的快乐!」喊着,她娇艳的嘴唇就要对着张强的嘴亲了上去。

可是,令人意外的,张强却一脸嫌弃的将我妈妈的脸一巴掌呼到一边,用力的狠狠挺了两下腰,骂道:「你她妈那张贱嘴也敢亲上来?你也配?你就是老子的鸡巴套子!谁给你这贱货的狗蛋!」献媚不成反被教训的妈妈,不禁没有失落,反而在张强强有力的插击和谩骂中更起劲了:「主人说的对,贱奴不配亲主人,母狗的贱嘴就是用来套主人鸡巴的,母狗只配主人用鸡巴玩。贱奴的狗嘴只配亲家里的公狗,然后来舔主人的鸡巴!」张强听后,问:「那你觉得谁的鸡巴好吃?我的还是你老公的?」我妈此时兴奋的眼神中,有了一丝丝的不屑,毫不犹豫地说:「贱奴是属于主人的母狗,只吃过主人的大肉棒!公狗的鸡巴又小又恶心,他从来不敢让贱奴舔,贱奴吃鸡吧的功夫都是主人教的。只为了让主人开心。」张强闻言,得意的笑了笑,顺手在我妈妈挺拔的酥胸上捏了一把:「你这贱货口交熟悉的那么快,我还以为你是有功夫在身的,谁知道你还是第一次。那除了屁穴,嘴的处也是我开发的喽?」说完,就『哼』的一声抓紧了我的妈妈的身体,屁股一抬,将自己的肉棒完完全全地送了进去。

而我妈妈的G点在张强的刺激下,如电击般全身僵直,微微颤抖。

此时仓库里的画面说起来诡异,因为就如同时间静止了一般,两人以各自的动作停在远处原处将近二十秒,才瘫倒下。

看来竟是一起高潮了。

张强瘫坐在椅子上,我妈妈则倒在张强的胸口,左手隔着衣服抚摸着张强的胸口,小鸟依人道:「都是主人教的好,让贱奴一学就会,以后主人一定要再多教贱奴一些,让主人更佳欢心!」张强看着没怎么动,但他好像比我妈还累似的。倒在椅子上半天不说话,只是在气喘吁吁地休息。又过了几分钟,才在我妈妈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强撑起上半身,命令道:「别他妈偷懒了,起来,母狗七式。」虽然我又点担心我妈妈被操了那么久,会不会体力不支,毕竟连张强那个大老爷们都累成了那样,她一个弱女子主动被操那么久,一定会更累。

但我的担心落空了,我妈妈的体力显然还有余,神态气色也比张强好上不少。

她立即对张强的话做出了反应。

只见我妈妈立刻从张强的身上起身,下半身没有动,上半身却以超乎常人的身体柔韧度,开始作后折腰。

同时,张强也开始站起,的他双手从我妈妈纤细的腰部开始划过,慢慢抚摸我妈妈的身体两侧,到大腿,至小腿肚,最后停在,并抓住了我妈妈的脚腕,高高举起。

两人默契配合下,杂耍般的动作一气呵成。最后,我妈妈的双脚被张强抓住分开,在空中举起,是个『丫』字。而她双手撑地,作倒立状。

「走。」

张强喝道。

我妈妈此时做倒立,脸还朝外,行动及其困难。

但她还是努力配合,用双手费劲的移动,张强不过是举着我妈妈的脚腕在推。

说实话,我曾经在小说里不止一次看到老汉推车这个词,那时的我看到却不理解,这次这个词一下子就在我的脑海中蹦了出来。

与眼前的动作联系在了一起。

(误)他们齐心协力地走到一旁的架子前,张强随手将我妈妈的腿倚在架框上,给双手撑地的妈妈一个支撑点后,就返回去从自己的书包里拿出了一根奇怪的按摩棒。

其尺寸模样与张强鸡巴一模一样,而且在这按摩棒把手底部,还多出一个小钩子,有可能就是以他自己定制的特殊按摩棒。

又是春药,又是特制按摩棒,也不知道张强是从哪里搞来的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

张强把东西拿到手后不作停留,再次回到我妈妈身后,二话不说直接将那个按摩棒一查到底。

让我妈妈不由得发出『呀!

『的娇喘。

其实张强刚刚把他的鸡巴拿出来,想必我妈妈的肉穴还没有合拢,再加上她早已习惯了张强的尺寸,我觉得她收惊的原因在于她的脸朝着架子,看不到身后和自己的小穴,无法预知插进去的东西是是什么,和具体会插的时间。

想想也是,如果你闭着眼,让朋友打你脑崩儿,你在等待的过程会加大那个脑崩儿对你的刺激。

况且,那个按摩棒应该很凉。

才让她对这东西发出未经世事的小女生般的喘息声。

张强拿着那按摩棒,插进去后还左右拧了两下,确定箍紧后,才发话:「母狗二式。」我妈妈听到命令后,在倒立中将腿慢慢蜷缩,直到双脚触地,她又将手向前挪了你挪,留足空间,让自己的膝盖也能跪在地上,是一个标标准准的狗爬样子。

然后,我妈妈依照命令爬到了一个装器材的小车前,转过身体,竟然用自己小穴里的按摩棒上的钩子钩住了小车上的一个拉环。

全程都是有她自己对准,在她看不到后面的情况下,全凭自己屁股的灵活,与肉穴里的触感扣住了小车上的一个小拉环。

说真的,我都开始佩服他们了。就这么一天出现的花样已经击破了我的价值观和常识。张强这么调教我妈妈是打算让她辞了工作去马戏团吗?操个逼还那么费事?

张强看着我妈妈自己套车,从旁边捡起了自己之前用来抽妈妈屁股的白色橡胶棒。转眼见我妈妈身后的按摩棒已经与车子接上了,还拿手里的南傍国轻轻抽打了我妈妈的臀部两下,驱动她向前爬。还真就赶牲口了。

效果是十分的好,我妈妈那屁股早先就被狠狠地抽打过,后来又是被张强打屁股好一会,现在都开始成了淤青色。现在那怕只是轻轻地两棍子,也让我妈妈倒抽两口凉气,忍不住向前爬。

只不过,才爬了两三步,我妈妈就好像想起来了什么,开始驻足不前,就算张强拿棍子在后面驱赶,也忍住疼痛,转头向张强娇声请求:「主人。求您了,让母狗穿个护具吧,要不然实在难看。」说完,我妈妈有些害怕的低下了头,不敢直视张强了。

果然,张强在听到我妈妈的反抗后,面色有些愠怒。但转瞬又变成了淫笑:

「行吧,那就让你满意。」

我妈妈没想到张强会那么好说话,赶紧磕头:「谢谢主人宽宏大量,不和贱奴一般见识。」张强却没理她只是从体育用品的货架上挑出几个他需要的用具,并将一对护膝和手套扔给了我妈妈。我妈妈拿到护具,连忙穿上。

张强等我妈妈给自己带完了护具后,拿着几根跳绳来到我妈妈的身后,粗暴了将我妈妈的右大腿和右小腿合并在一起,用跳绳捆紧,左腿也是如此。

还有根跳绳的中间让我妈妈咬住,像驴马用的嚼子一样套过我妈妈,跳绳的两端则直接塞到我妈妈的屁眼里。

因为跳绳长度有限,我妈妈不得不挺直腰杆,仰着头,才能不把跳绳把手拽出自己的菊花。

此时。我妈妈的形象实在难以形容,像驴,像狗,还像马。身上还有许多,属于主人的『烙印』。虽然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但挺胸抬头,高傲的下贱荡妇还是让我难掩心中的激动。

张强对自己的『艺术品』感到满意。再次用棍子驾『车』出行。我妈妈虽然依旧会被抽打,但她因为张强的『宽宏大量』而愉快回应。

我见他们马上就要出门,我赶忙提起裤子,蹲到一边的灌木丛中,反正天色已晚,他们也不会那么仔细的注意四周,肯定看不到我。

之后因为天色已晚,外面过于黑暗,我看不清,只能见到张强不断的往我妈妈的车子里塞东西。

而我妈妈只用自己小穴拖着不断负重的小车。

在经过我所在灌木丛的时,我听到我妈妈恳切的声音:「主人,贱奴实在憋不住了,主人上次允许贱奴撒尿是昨天早上。贱奴现在的膀胱要炸了。求求主人,让贱奴的骚穴放一下尿吧。」「操,懒驴上磨屎尿多。你个骚逼怎么那么没用呢。」张强虽然不满,看到我妈妈发颤的下肢,还有青筋暴露的额头,还是允许了她。「快点,就在这。」说着他因为我妈妈手上戴着手套,张强主动帮她将下体的按摩棒取下,我妈妈直接将左腿一翘,摆出母狗撒尿的姿势。

在我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我妈妈的张开的阴道里,先是有巨量的精液潺潺流出,随后,一股热流夹杂着一些精液叫尿出来。

此时我的位置十分尴尬,虽然有灌木叶能够挡住来自上方的路线,但我妈妈其实一低头就可以看到我。

好在我妈妈的嘴被跳绳栓住,无法移动,这才看不见近在咫尺的我。

而我呢,近距离观察我妈妈放尿不说,还隐隐有几滴温热的液体溅到了我的脸上,我却捂着嘴,大气都不敢喘。

直到我妈妈花了几十秒,才将所有的尿都排了出去。继续跟着张强去完成自己『监督教师』的工作了。

看他们走远了,我才有功夫喘一口气。

刚才的画面对我依旧造成冲击,张强精液流淌的小穴,我出生的地方,被别的男人占领,并肆意妄为。

这还是个与我差不多年纪的男生。

我在仰慕那个生我养我的母亲,在我对那孕育了我生命的神秘地带充满了敬畏之时,同龄人却对此所代表的不屑一顾,就像是公共厕送,不,就像是他的私人厕所般对待我的圣地。

我感觉自己要燃烧了起来。

但却不是所谓的愤怒。

我有些搞不明白自己了。

等我回神,操场已不见了他们的身影。我看仓库灯还亮,门却关着。等了一会还是不见有人出来。于是再次偷偷摸摸地摸上前去。

仓库里,妈妈已经被解开了束缚在身上的跳绳,腿上依旧留有痕迹却不太明显。此时的她正跪坐在地,像学生一样在记张强给她布置的家庭作业:「明天把新内衣和领带系上,起来就把这药给喝了,明天就穿教师制服来。」他一边说,一边递给我妈妈一瓶蓝色药瓶。和一小白罐。「今天晚上别忘了,晚上一点,别处差错!」我妈妈郑重地双手接过两个瓶罐,再一叩头。「主人吩咐的话,贱奴一定办好!」张强点了点头,让我妈妈帮他穿好鞋后,想了想,将地上的裙子捡起来,收在手上,把自己的学生外套甩给我妈妈,说:「穿上,我陪你回家。等你进门前给你填满再走。别忘了你的骚丝袜和内裤,现在穿上丝袜,内裤用手拿着。」本来听到张强要和她一起去我们家里时,我妈妈还吃了一惊,明白只会在门口操完她就走后,她再次顺从地真空穿上了那沾满张强男性荷尔蒙的外套,又捡起了自己的丝袜穿上并拿起丁字内裤。

现在她的小穴里依旧又一个按摩器,但好像和之前的不同,没了小勾,却会不停的震动。

我妈妈准备好后就站了起来。

虽然张强只给了她上衣,但我们的校服一向宽松,加上张强上衣尺寸本来就大,现在这衣服遮住的肌肤比我妈妈原来的连衣裙还要多。

但这看着娇小的妈妈套着宽松的男生制服,比之前更有吸引力。

怪不得张强要送我妈妈回去,要是她独自一人,保证会有男人失去理智去强奸她。

看来张强和我妈妈差不多要出来。

我急忙背着书包先一步离开。

在宽广的路上不易躲藏,要是被发现就不好了。

我打算先一步回家等着。

而且,我知道有些地方有卖微型摄像头,可以回家先布置一番,看看晚上还会有什么新花样。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