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网址更新频繁,建议收藏发布页!点击收藏

暗黑下品——触手

  溶洞很深,有那个古代神殿。他站立着在被谈论谁也到达的东西不在的那里。
在溶洞的深处,据说谁也不可能到达的古代神殿中,他木然在站立在那里,这就是被人谈论的,传说中的地方。
“也没有特别的地方啊,并不太辛苦就到达了,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
他是一位很年轻的冒险者,叉着强壮的手臂,略觉诧异地如是评价道。为了寻求刺激和更高级的冒险,他只身一人来到了这个传说中的神殿。
但是溶洞中一路走来根本没有什么危险的怪物,虽然他怀着期盼的紧张感直至目的地,但是让他失望的是,一路非常平安,一点问题都没有。竟然,就这样到达了……
假设这里就是神殿,他不禁皱眉道:“这种程度的探险,太不可思议了吧,很多人都能达到吧?比之我以往去过的很多地方都要差很多……”
不过也不一定,古人总不可能把神殿造在很危险的地方,给拜神造成很大的麻烦吧,这也对,他嘟哝着,自己给自己一个不太满意但还算合理的解释。
这个不知道是供奉着什么古神的神殿,只是在天然的钟乳石上雕刻了一些花纹,成为一个原始的殿堂模样。谁都不会信仰的神的神殿,非常简陋。岩石已经超过了千年的腐蚀和磨损,并且在千年的日月更替后不断有新的碳酸钙掩上原来岩石的表层,即使这样,竟然还是能够清楚看到那个花样。
当他不由自主惊叹着去抚摸那个精致的花样的钟乳石头的时候,发现了又冷又湿的钟乳石头上镌刻的花纹中有一闪一闪不断闪烁的东西。
竟然是红宝石!!
如同是作为装饰一般的,嵌入在墙上,四处都有,一颗一颗地埋在石灰的深处,露出一点点的红光,非常漂亮。
“太惊人了……到底有多少个啊?”
刚才怎么没有看到,他奇怪自己方才怎么没有看到,一边下意识地伸出手去触摸那耀眼夺目的宝石,为何从来都没有人提到这里的宝藏?!

就在他走近去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被什么强大的力量绊住了脚
“这是???……!!”
他惊慌地抽出剑:“谁?……什么……??”
他对于打中自己脚的东西感到吃惊,呼吸都几乎立刻屏住。
那个古怪的东西是很柔软的触手。
“快放开我!你这个……!!”他立刻压下心头的恐慌,然后一刀砍下去。
触手的弹性非常好,当刀砍下的时候,立刻弹性地伸长,当大力砍中的时候,就会散成两段,流出乌黑的体液,但那两段立刻就像蚯蚓一样痊愈继续扭曲跳跃着朝他逼近。
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这样的生物,没有样子,没有五官和四肢,只有触手,好像从神殿里伸出来一般,不断地靠近着,不断出现着,似乎有汹涌的气势一般。
忽然安静下来,一大堆突然出现的触手都对着他的方向,没有继续靠近他,但是似乎在观注着他。
他紧张起来,阵阵寒气穿过背部,浑身发冷。
下个瞬间,在忽然风平浪静般的空气中,无数个触手都如蛇一般直立起来。然后向他行进。
他一边后退一边挥舞着利剑,但是这些数量庞大、不同粗细的触手毫不困难地透过剑锋就掐住了他的身体、他挥剑的手臂也被紧紧缠住立刻因为麻木而松脱唯一的对抗手段,那把剑。
“畜生!那么大的力气!”
很多触手捆住了他的全身,然后拥挤着抬着他一般往神殿内部拉过去。
他试图反抗,不过,触手的力量非常大,“呃……啊……咕……”反而被加大了捆住身体和头的触手的力量,导致呼吸困难起来。
(这里……这里不是‘谁也到达不了的神殿’……应该是‘谁也返回不了的神殿’才对……)
触手拥挤着拉动他的身体到神殿深处,然后停止了运动
在呼吸困难的状态下,拼命凝目看黑暗中的触手,让他看清楚了这过分不吉的奇形怪状的生物。没有眼睛和鼻子的巨大肉块,有一张巨大的占了身体三分之一大小的口,在口的周围吐出了捆取他的触手群,密密麻麻的,一直延伸到他的身上,简直像横倒的海葵一般。
终于看到了这个看不见的对手,但是根本想不到任何对付它的方法。
他终于明白自己的冒险就要到此为止结束了。
触手撕裂了他穿着的衣服。
那些用结实的棉布做成的衣服简直像纸张一样立刻被撕碎了,在他周围四散散开。
触手群中央的巨口反复地开合着,并且发出斯斯的呼吸声音。有一种阴冷的感觉散布在空气中。
压倒他的触手再一次使出强劲的力量,他的身体立刻被拖到了“那个”古怪的生物面前。
(……死定了……)

当他抱定必死无疑的想法的时候,却发生了他怎么也想不到的事情。
一个触手忽然插入了他已经赤裸的肛门内。
“啊……得……喏……”滑溜溜的触手忽然变软,尖端那小小的像花蕾一般的触头撬动着括约肌。同时周围不断分泌出黏液,利用黏液和触手的不断滑动,很明显打算侵入他的内部。冒险者大惊,他不再关心生死而开始拼命地反抗,用尽力气要夹住自己的双腿。然后不断扭动身体想要向远处移动。对此,“那个”用空余的触手缠绕住他的大腿和脚踝,然后慢慢地往两边分开。
简直像女人生孩子的时候一般,双脚被弯曲成m形然后和身体成水平180度般打开。
非常粗的触手因此很容易就扑哧一下刺入了已经完全看得见的菊花座位。
触手在内部一边蜿蜒起伏地波动着一边往深处突入。
柔软的肉质表面的触手和直肠的内壁吸附着,触手头部尖尖的花蕾首每次摇动镰刀一般的脖子然后往前扩张的时候立刻让他感到眼前阵阵发白的快感。
“啊啊……啊哎呀……啊!”
不知不觉中他发出了荒谬的呻吟,全身随之震动。
“那个”表面的黏液附着的皮肤像火一般地发热着。充满了黏液的直肠对于初次的侵入都软软地放松,对于触手不停地插入抽出这种事逐渐转换成甘美的喜悦。
他一边对这个侵犯自己的讨厌的怪物感到恐怖,一边却被逐渐袭来的快感冲走理智,竟然渴望起射精来了。
毫不间断的肛虐持续着,他的肉棒硬硬地勃起,不断蜜滴着。
“啊……痛……再……哦……”
表情恍惚的他打算释放全部精液的时候,似乎斟酌好了时机的小触手忽然伸长,侵入了射精咫尺之前的尿道。
“啊……那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
简直就是熔接一样的感觉,火烧一般贯穿了全身。
对于濡湿的地方光滑的触手自然可以行进,但是触手一直深入到了根本难以说明的深处地方,那种刺激让肉棒难以承受的痛立刻就萎缩下来。
触手依然在不死心地挖着尿道,尽管肉棒已经蔫下来。于是这个刺激又成为新的疼痛继续折磨着他。
像要拧出精液一般另外的触手把萎缩地更厉害的阴囊中的睾丸紧紧抓住,掐住,然后缓急揉搓着,不断刺激。
“啊啊啊啊……咕……”被揉搓着阴囊,他的奶头逐渐绷紧,当直肠不住被摇动的时候他的肉棒也慢慢硬起来了。
尿道拼命蠕动着想要推出触手,不过被缠绕着肉棒的触手不断捋动着,然后内部不断侵入,于是连这些许的反抗都被一点点地夺走了。
侵略尿道的触手反复前进和稍微逐步的通行也通畅起来,然后在他内部的膀胱附近停住了。
“啊……呜……不……”
虽然是困难的进入,但最终还是侵入了他疲惫不堪的身体,这让他绷紧的身体开始涣散。
但是,触手一点休息时间也没有给他,进行了最后的责备。
不知道什么时候不断增加进入肠内的数个触手一起骚动起来,激烈的骚扰着触摸着推动着前列腺。
如果只是那个刺激,然后失禁,那也是很畅快的,但是现在根本没办法失禁,从尿道里头占领了阵地的触手从对面攻击着前列腺。对于性感带同时从内侧和外侧被打击着,疼痛夹带着快感的模糊感觉让他一边哭一边叫喊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哎呀……啊……那样……啊”由于被堵住了尿道,精液不能从尿道射出而逆流向膀胱,尿道像破碎一般的剧痛同时这种剧痛加快感如同湍流一般冲掉了他的理智。
对死亡的恐惧已经没有了。
他唯一感到的就是疼痛与快感统治了全身。被侵犯的部分和被捋被搅的性器官是他的全部。当他看到怪物的大口被更大地打开,然后被触手举起倒吊着依然被侵犯的他缓缓送入口中的时候,唯一的想法就是终于可以从快感地狱解放的拯救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