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网址更新频繁,建议收藏发布页!点击收藏

女友的放纵

  阳光明媚的下午,一栋单身公寓的一间客厅裡,「悉悉索索」,是笔快速摩
擦纸张的声音。

「哥,我做完啦!」笔声戛然而止,一个面容姣好、身材丰满匀称的少女坐
在椅子上甩了甩青丝长髮,伸了个懒腰,扑闪著明媚的黑眸,笑嘻嘻的看著坐在
沙发上玩著手机的英俊少年。

英俊少年咧嘴一笑:「小薰你的文化课越来越优秀了啊,虽然离老哥当年的
巔峰水準还是差距蛮大的,但是考到老哥的大学来足够了。哈哈!」

小薰站起身来,美少女亭亭玉立,身上的白衬衫和牛仔裤依然让她散发出高
雅的光芒,她双臂环住少年,在他的脸颊上轻轻一吻:「哥,谢谢你最近肯帮我
復习功课,美琪姐姐不会生气吧?」随即鬆开。

少年尷尬一笑,挠了挠头:「咳,当然不会,你是我妹,又不是什麼外人,
放心啦妹,她很支持的。」

「那就好,要是破坏了哥哥和姐姐的关係,妹妹我可就过意不去了呢~~」
小薰俏皮的笑了笑:「我去卧室裡睡觉了,老哥你有空去陪陪姐姐喔!」说完便
去休息了。

少年去盥洗室洗了把冷水脸,便打算出门去找女友美琪,刚打开门就看到一
个与小薰媲美的大美女站在门前:「嗨!泽,真巧!」大美女一头橙黄瀑丝,垂
至腰间,靚丽的面容带著熟女的嫵媚与风情,蓝色圆点衬衫与高腰黑色超短裙相
得益彰,一个大蝴蝶结缠在腰上,本就纤细的柳腰如此一来便是不足一握,浑圆
雪白的美腿与经典的黑色帆布鞋给人以视觉冲击。

「美琪大老婆,我刚想去找你,咱两真是心有灵犀啊!」这个叫泽的少年温
柔的笑著。

美琪狐媚的看著他,慢慢将鼻子凑到他的脖子上嗅了嗅,然后满脸慍意的看
著泽,嘟囔著小嘴:「连亲妹妹都下手,你个大淫魔!」说罢美腿一甩,正中泽
的襠部。

「啊!痛痛痛痛痛……老婆你误会了,嘶~~是小薰她抱的我。」泽双手捂
著胯下压低了声音,怕让卧室裡的小薰听到。

「喔,那麼说,是小薰她主动勾引你咯~~」美琪整个人伏在泽健硕的身躯
上,纤手伸到泽的襠部,来回缓缓地揉搓,玩味的看著泽:「像这样子吗?」

泽顿时感觉胸中闷热不断,坏笑著张嘴吻住美琪的殷桃小嘴,伸出舌头与美
琪的香舌交缠在一起,口水「滋滋」的声音预示著一场「腥风血雨」。

「唔唔唔~~」美琪刚开始眉头微蹙、满脸通红,但随后便放轻身子,酥柔
的倚著泽,接受他肆意的抚摸与爱吻。泽用嫺熟的吻技不断挑逗著美琪,从嘴唇
慢慢下移至香颈,再至美琪引以為傲的豪乳上。

「唔……呼……你好坏,把我晾在一边整整一个礼拜……嗯嗯……」美琪双
目迷离,不断呻吟:「不怕我去找野男人吗?唔……」

「我知道你离不开我的老二的,还有谁能把你肏得那麼舒服。」泽一脸坏笑
的将美琪顶在墙上,美琪的手已经将泽的老二释放出来了,一根硕大的阳具宛如
龙筋,长达25厘米,难怪泽如此自信美琪必定死心塌地。

美琪纤手上下套弄著泽的龙筋:「泽,我要……快满足我……」美琪喘著香
气,将龙筋往自己的裙下引导,却被泽有力的大手制止:「我要后入式,乖。」
泽深邃的双眸有著令美琪不得不服从的威势,美琪很听话的双膝跪地,双手也撑
在地上,回头媚眼如丝的嗔道:「快来呀!泽~~」

泽挺著一杆龙筋,掀起超短裙的裙襬,在美琪的后庭来回研磨,马眼的分泌
物刺激著美琪敏感的皮肤。泽把身子伏下来,咬了咬美琪红彤彤的耳朵:「不要
叫出来,小薰在睡觉。」美琪听话的点点头,随即扭动著魔鬼身材的身子,示意
让泽快点插入。

泽把著龙筋,往美琪的后庭深深一挺,「呼~~」美琪倒吸一口气,一隻手
捂著嘴巴,双眸翻白,看起来就知道十分享受。泽採取九浅一深的合欢法,挑逗
得美琪主动前后耸动臀部来索取快感。

泽卖力地动作著:「老婆,你还要找野男人吗?」

「嗯嗯……才看不上呢!喔喔喔……慢点……泽你真棒……」美琪忠诚的向
泽宣誓。

「往前爬,到主卧去让你舒服舒服。」泽的命令不能违抗,这是美琪和泽多
年交欢培养出来的準则。美琪慢慢地挪动身子,双腿因為压迫而死死地贴合在一
块儿,不断的摩擦令她的嫩穴淫水不止,臀瓣有力的夹揉令泽性情大增,不断地
与美肉拍打著,「啪啪啪……」充斥著淫靡与疯狂。

泽用粗壮的龙筋不时地将美琪的下半身挑起来,令美琪忍不住叫出了声来:
「喔喔喔~~轻点,泽……不要……不要……再进去些……嗯……」

所幸门口与主卧没几步路,泽将门关上,双手分别抱住美琪的两条大美腿呈
M字趴开,美琪肉慾的嫩穴暴露在空气中,可以看到嫩穴不断地微微张合,淫水
滴了一地。

泽加大力度不停地抽插著后庭,美琪终於娇哼一声,大量阴精喷薄而出,嫩
穴不停地喷出淫水来。「啊啊……美死了!泽……好爽……」忍受了长达一个礼
拜性事停滞的美琪终於迎来了高潮,还是潮吹。

泽与美琪扑倒在床上,顺势将龙筋退了出来,双手抓住美琪的豪乳不停地揉
搓,舌头在她的脸上驰骋不止。「啊……泽,我还要呀……给我……」美琪将双
腿缠上泽的腰际,不停地用嫩穴与龙筋研磨,使得龙筋轻而易举地滑入淫穴中。

「唔……好舒服……」美琪娇柔的呻吟,酥腻入骨,听得泽虎躯一震,於是
双手摁住美琪的双肩,人如电动马达般高速振动,这是泽的合欢绝技,每次都令
美琪欲罢不能。

「喔喔喔喔喔……好老公……再快点……好美啊……啊啊啊……要去了……
唔……我又……丢了……不要啦……受不了了……小穴要被你玩坏了……」美琪
美眸裡尽是性福的泪水。

「老婆,我可连一半的力气都还没使出来呢,你不行了我怎麼办?嘿嘿。」
泽用舌头舔著美琪的耳垂,耳垂是通用的敏感带。

「让我的小穴休息……休息……再……唔唔唔……服侍你……」美琪已经缴
械投降了。泽最后抽插了几下,将美琪再度送上天堂,龙筋拔出来时带著一丝银
线,显得十分淫靡,龙筋依然屹立不倒,可谓佳品。

「呼……呼……呼……」美琪无力的躺在床上,双目无神,脸颊緋红,髮丝
凌乱,衣不蔽体,下体不断地有淫液泛出,打湿了一片床单。

「泽,和我去洗个澡吧,我们……等等玩那个?」美琪笑吟吟的问道。

泽显得十分激动:「老婆大人真开窍,没问题!」於是泽将自己和美琪脱了
个全身赤裸,抱起她,开了主卧的门,转而进了浴室。

泽把莲蓬头打开,温暖的热水扑打在两人刚刚交合过的身上,消散了美琪的
疲惫。「泽,来~~给你口交好不好?」美琪正对著泽跪倒在地,翘著臀部,纤
手握住泽的龙筋上下套弄。

泽二话不说,便身子往前靠,将龙筋贴在来美琪的朱唇上。美琪挑逗的伸出
香舌在马眼週围打转,然后细腻的舔著龙筋的每一个部位,再然用嘴含住睾丸不
停舔舐。「舒服吗?泽。」美琪狐媚的看著泽,然后用小嘴慢慢地含住龙筋往下
套弄。

「舒服极了!老婆,你真美。」泽看到美琪春心荡漾的样子实在怜人。

不得不承认,美琪的口技十分高超,含弄了不过十分鐘就令泽有些把持不住
了,毕竟美琪的背景不一般,是当地一家著名妓女会所培训出来的口妓,后来因
為一些事情而被允许自由权利,与泽在一起。

「美琪,啊……有你真好!」泽长吟了一声。

「泽,我爱你!」美琪停下了嘴裡的工作,站起身来抱住泽,四唇相对,又
是一番热吻。

十餘分鐘过后,美琪和泽停止了接吻,美琪把头靠在泽的胸膛上,柔声道:
「你洗好澡在这裡乖乖等我叫你,我先去换衣服。」泽吻了下美琪的秀髮,大手
往美琪的翘臀上一拍:「走吧,我的小马驹。」美琪满脸羞愤的跑了出去。

泽继续冲澡,回味著刚才与美琪的放纵,她湿漉漉的秀髮、明亮的双眼、嫵
媚的笑靨、修长雪白的美腿……

「咚咚咚……」这是美琪已经打扮完毕的信号,泽迫不及待地擦乾身子离开
浴室,步入主卧。

「客官,要服务吗?」娇柔入骨的叫客声传入泽的耳畔,眼前的美琪双眸划
上了浓浓的眼影和眼线,眼瞼下方贴有几点水钻,双唇涂抹艳丽的口红,脖子上
戴著一个铜铃鐺,一身鲜红的情趣旗袍裹著身材丰盈的娇躯,旗袍的分叉开至大
腿上部,一双黑色的过膝丝袜透露著无尽的嫵媚与淫慾,脚上的那双红色高跟鞋
的鞋跟更是有足足8厘米,是性的象徵。美琪儼然是一个身价极高的高级妓女。

「客官?」美琪见泽震惊得无法自拔,心中一阵窃喜,呼声试探:「客官,
难道……人家不漂亮吗?」

泽走上前来,将美琪顶在墙上,大手肆意蹂躪美琪的豪乳:「你不漂亮,」
美琪眼裡透露出很明显的黯然失望,「你简直是骚到家了,我的宝贝!」泽涨红
著眼啃咬著美琪的玉颈和酥胸,大手由胸转至同样傲人的修长美腿,黑丝裹在上
面,带来的磨砂感觉真是令泽欲罢不能。

美琪听到泽的评价,心中又是一阵狂喜,她知道泽对丝袜有著极致的癖好,
但是这时候她不能表露得太多,应该更骚更下贱来迎合泽的情趣,他们在玩角色
扮演。

「客官不要性急嘛,我们来產品展示,谈谈价钱好不好?」美琪魅人的声音
佔据了泽的大脑。「美女你要怎麼展示呢?」泽冷静下来,参与到角色扮演中。

「為了更好的展示我自己,我觉得是否应该找别人来进行评估呢?」美琪将
手指放在朱唇上,故作思量。她知道泽会答应的,泽有一定的绿帽情结,但是泽
会把握住尺度的,这就是泽的魅力。

泽满心欢喜:「好啊,我想看看别人对你的评价有如何好。」

美琪俏皮的说:「那……找一个客官的朋友吧,以前不认识我的就好。」

泽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喂,小马吗?嗯,对,是我,泽。我刚才找
了个高级妓女,要价五千一晚,我怕被讹,你来我家评定一下价钱。嗯,我懂,
你是专业的,我相信你。」泽掛了电话,坏笑著说:「小马是专门从事妓女身价
测定的人员,你可要有心理準备喔!」

美琪其实内心中并不喜欢别的男人来与她接触,因為她忠於泽,但她知道泽
真的很喜欢这样,所以她必须藉此机会越骚越好,越下贱越好,於是说:「我一
定会积极配合测定的,嗯哼,不过客官您的龙筋已经勃起到现在了,是不是应该
先释放一下呢?」

泽笑然,龙筋立马恢復到了平时非勃起的状态。泽的阳具是世间罕见,因為
勃起时间长,所以為了适应而產生了能够暂时抑制性慾的特殊效果。

过了十五分鐘左右,小马便兴冲冲的到了泽家门口,泽开门后热情的迎接了
他,将他迎进了主卧。泽虽然瞭解小薰平时一睡就是十小时,但还是有些害怕小
薰突然开门的。

「哇,Sexlady!」小马看到眼前的高级妓女美琪,大声讚叹:「就
冲这门面,五千肯定不止!」

妓女美琪嫣然一笑,真是一笑百媚生,差点把小马的魂都勾了过去:「这这
这……这笑绝对是一个职业高级妓女所拥有的!根据刚才的一笑,可判断身价起
码再涨五百!」

「多谢马哥的讚赏,某位客官还怕人家讹他呢~~」妓女嗲声嗲气的嗔道。

「哪位客官那麼没眼光啊?他不要,我小马要!」小马受到妓女的倾慕,顿
时心情大好,扬言包下美琪。

「你一边去,我是让你来测定价钱的,不是让你用的!」泽不耐烦的推了小
马一把:「赶紧的。」

「誒,是是是,泽大哥,嘿嘿,小的保证到位。」小马真是个墙头草,两面
倒啊!

「那~~马哥,我该怎麼配合你呢?」妓女问道。

「你只需要让我摸一边,就可以帮你作出最準确的测定!」小马信心满满的
说道。

妓女狐媚的瞥了泽一眼,莲步轻移走到小马面前,在小马耳畔吐气:「那马
哥赶快喔,人家绝对配合!」泽就在一旁看著。

小马首先双手摸了摸美琪的脸蛋,然后将一根手指伸进了美琪的嘴裡:「含
住,像口交一样弄。」美琪听话的将手指含住,用自己的香舌不停地打转,头前
后耸动。过了一分鐘后小马便喊停,也没有说什麼话,继续他的动作。

小马将手摸至酥胸,毫不含糊的伸了进去,不停地揉搓,惹得美琪脸通红,
嘴裡不住地发出微弱娇喘:「马哥……轻点……」

小马又转移阵地,往美琪的腰部抚摸,他如按摩师般循环渐进,有模有样,
让美琪的腹部產生了一股暖流,使她整个身子彻底软了下来。

小马时刻注意著美琪的身体情况与面部表情,他再往下摸到了美琪修长的美
腿,裹著黑丝,十足诱人。小马这时掏出了他已经坚硬的老二,贴住裹著黑丝的
美腿来回搓动,这使得美琪十分紧张,「马哥~~不要擦枪走火喔!」美琪柔声
提醒。

小马点点头,表示会注意,老二仍然在美琪的两条美腿上触碰,马眼的分泌
物使得整条黑丝泛著反光。小马随即又把老二塞回去,美琪鬆了一口气,但旋即
她的美足又被小马举起欣赏,令她心猿意马,春心荡漾,「嗷……」忍不住叫了
一声。

小马脱下她的两隻红色高跟鞋,闻了闻高跟鞋内充满皮革气息的味道,然后
又闻了闻美琪的秀足,将其含入嘴中舔了几舔,「呀……好痒……马哥别……唔
唔……」美琪忍不住叫了起来。

「且慢,还没好,还有你的嫩穴和屁眼需要测定。」小马终於说了一句话。

美琪此时已经被玩弄得羞愤不已,体内的性慾又被点燃,虽然很想当场和泽
做爱,但為了泽的爽感,她知道必须配合:「嗯……马哥随意,只要别走火。」

小马点点头,用手指插入美琪的嫩穴:「双腿夹紧,动用阴道的肌肉来取悦
这根手指,把它当作阳具。」

「喔喔喔……大力大力……快……我要榨乾你……」

「啊哈啊哈啊哈……那边痒……对……再深点……」看著女友美琪在床上被
小马指姦得花枝乱颤,泽内心中有一阵爽感。

过了五分鐘,美琪因為过於刺激而第二次潮吹,小马乘势舔了点淫水,然后
将手指插入美琪的屁眼中,这令美琪尖叫不断,淫水横流。

一段时间之后,美琪横躺在床上,四肢无力,只能娇喘。小马搓了搓襠部,
起身对泽汇报情况:「首先,该妓女脸蛋风骚嫵媚,值一千;长髮增加了女性的
魅力,五百;嘴唇性感,嘴部有力,舌头香腻,口技高超,一千;颈部完美,五
百,双乳十分傲人,达到E罩,乳交绝对棒,一千;腰部纤细却有力,丰腴却无
赘肉,五百;双腿修长有弹性,腿型极佳,双脚有香气,适合足交腿交,两千;
嫩穴粉而紧,宛若处女,却性经验十足,而且十分敏感,一千;屁眼乾净,臀瓣
有力,五百;再加上懂得性感装扮,铜铃带给人狗奴的感觉,一千;红色情趣旗
袍露骨露点,性感狂野,一千;黑丝配合美腿,野性张扬,性慾大增,两千;红
色高跟鞋皮革气息浓郁,刺激神经,一千;会潮吹,两千。所以该妓女身价為一
万五千卅晚,泽哥,赚了!」

小马专业的评析听得美琪和泽目瞪口呆,泽很快就回过神来:「真是麻烦小
马了!」

美琪娇媚的站了起来,给了小马一个热烈的拥抱,与小马四唇相对了几秒:
「谢谢马哥的赏识,奴婢送你到门口。」小马乐呵呵的被美琪环著送出了门。

「客官,来吧~~今天免费,不要你钱了。」美琪踏著猫步回到主卧,她下
身的淫水染湿了旗袍的裙边。泽早就饥渴难耐,一下子把美琪扑倒在床上,抽插
起来:「小骚货,马哥马哥叫得那麼亲热,是不是想著给他肏?」

「人家哪敢啊……唔唔……人家是為了你爽嘛……喔喔……」

「大力……大力……」美琪的美腿被泽压到胸脯上,疯狂的蹂躪了一番。

「啊……呀呀呀呀呀!好粗……呜……啊呀……」美琪的阴道因潮吹后的缘
故,敏感得整个龟头的形状也感觉得到。

「噢……想不到你这妓女这麼淫荡,今天真的赚到了。」泽兴奋地用力抽插
美琪紧密的阴道。

「啊哈……好舒服……啊……嗯……」大量的快感让美琪顺著插抽的节奏在
浪叫。

「糟……糟了……今天真的太刺激了……啊……太舒服了,我要把精液……
啊……灌进去了……啊呀!」泽再度抽插了十几分鐘,便感到浓烈的射精反应。

「啊啊……嗯……裡面……好热……啊……又要……嗯嗯……去了……呀呀
呀呀呀呀呀呀……」

美琪的淫水和泽的精液同时喷出,两股暖流在窄小的阴道内相遇,為他们带
来前所未有的快感。

「啊啊……好舒服……啊……啊……」

与此同时,主卧的门似乎早就被悄悄的打开了一条缝隙……
(二)妹妹的计谋

一个美好的清晨,一缕朝阳打在窗帘上,微风轻轻抚过,带起了一丝光隙。

昨天与美琪的一场酣战,令泽睡了一个不错的懒觉。「唔……头真晕。」泽
迷迷糊糊的醒了,在昏暗的卧室裡看著美琪背对著自己,头枕在自己的手臂上,
不禁无奈的笑了笑,轻轻的在裸露的白皙美背上轻轻舔舐,像一头雄狮爱护自己
的雌性伴侣。

「真香,小妮子还有力气洗澡啊!」泽闻著美琪身上散发的沁人香气,不禁
心潮澎湃,一股热气汇聚丹田,挑起了龙筋的慾望,渐渐有了反应。

泽悄悄的将手臂从熟睡的美琪头下抽出来,然后鬼鬼祟祟的在美琪柔嫩的娇
躯上不停摸索,并用嘴轻轻点在她的耳垂。「嗯……嗯……」美琪轻唤了几声,
挑得泽一个春心荡漾。

泽沿路往下摸,摸到美琪那修长有弹性的美腿时不禁眉头一皱:『这妮子,
都订下了同床必须穿丝袜的规矩,怎麼今天那麼随意,连丝袜都不穿?不行。』

这是泽和美琪又一个準则,美琪需经常穿丝袜来取悦泽,同床更是必须穿有
丝袜,这样有利於泽的「晨操」。

泽随手从床上一抓,便抓到了一条丝袜,这是昨晚妓女版美琪穿过的过膝黑
丝袜,上面还留有点点精斑,并且好几处地方都被泽昨夜的性奋粗暴而拉扯得脱
丝了。

「将就著用用得了。」泽掀开背子,儘管卧室裡比较昏暗,但他还是顺利地
将黑丝袜套到了美琪两条诱人的美腿上,泽或轻或重的抚摸著柔顺的丝袜美腿,
并将自己的方向倒了一下,错位的69式,捧著美琪诱人的丝袜脚仔仔细细的闻
了一番。一点也不输背部的幽幽麝香刺激著泽性奋的大脑,体内器官不断地分泌
性激素,整条龙筋不断充血,越来越硕大。

「唔唔唔……」泽看著晶莹的脚趾头被黑丝包裹,散发著迷人魅力,於是用
嘴含住,大力地吮吸,舌头不停打转,「喔……」又是美琪一阵舒爽的叫声。

泽放过了脚趾头,用舌头舔舐美琪的丝袜脚背和脚掌心,致使美琪迷糊著媚
眼仍旧有孱弱的呻吟,美腿时不时抽搐几下。

玩弄良久,泽又调回原来的姿势,这时候美琪一个转身来了个翘臀朝天顶,
泽用大手将棉质的白色内裤褪了下去:「誒,今天怎麼穿得那麼保守,骚货玩纯
情?有点意思。」泽坏笑著伸手摸了摸美琪的小穴,可谓泥泞不堪。泽取出了床
头的人体润滑剂,在自己的手指和美琪的肛门裡外都涂抹了一下,并细心擦拭。
美琪的后入式好久没有嚐过了,泽很爱美琪,生怕把她弄痛。

过了不久,泽见準备工作差不多了,便提著自己的龙筋,舌头在美琪的玉颈
畔来回舔舐,接著温存一捅而入。「噗哧」龙筋并没有一插到底,似乎遇到了点
阻碍,但泽也不管那麼多,再弓腰深深一挺,一切通透。

「啊啊啊啊……好痛……」一声惊叫响起,泽已经被慾望佔据,粗壮有力的
双手摁住挣扎的香肩,口吐浊气,不停地耸动身子,以后入式的姿态抽插征服著
美琪。

「小骚货,好久没跟你玩后入式了,今天要好好爽一下。」泽狡黠的在美琪
的香颈处留下了一排齿印,然后又速度逐渐增加般抽插著美琪的翘臀。

美琪天生臀部特别翘,类似於西欧的金髮碧眼女郎,所以后入式简直是一种
享受,泽对此翘臀的眷恋度可是排在美琪娇躯的第四位(第一位是美琪的丝袜美
腿,第二位是美琪的香唇与小嘴,第三位是美琪的名器阴道),可是今天似乎不
怎麼顺利。

美琪在开始尖叫一声后渐渐适应下来,嘴裡不时发出呻吟,身子慢慢扭动,
配合著泽的姦淫。「啊啊啊啊啊……呼……」令泽意外的是才刚插入,美琪便高
潮了,一股阴精从她的嫩穴喷出。

「哥……你……呜呜呜……」紧接著,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小……小薰!」泽满脸惊恐,马上拔出龙筋,将躺床上刚经歷过高潮的娇
躯抱起,果然,那张清秀不惹尘埃的脸,是小薰没错。小薰明亮清澈的眼眸缓缓
流下眼泪,脸上的红晕掩盖不住刚才交欢的兴奋,髮丝凌乱却可人。

「哥……你怎麼能……这样对亲妹妹!」小薰再也忍不住了,泪水如开闸洩
洪般一泻千里,小薰钻在没回过神来的泽的怀裡,娇柔无力的小手拍打著泽宽厚
的肩膀:「我的初夜……呜呜呜……哥……你个禽兽!」小薰失声痛哭。

泽用舌头舔了舔小薰哭花的脸,很是心疼:「小薰,哥哥不是有意的,我也
不知道你会躺在我身边,我把你错当成美琪了。」泽心乱如麻,悔恨不已,身為
哥哥却姦淫了妹妹,害了妹妹的一身清白。

「呜呜……还记得小时候吗?哪一次我失眠,不是躺到你怀裡才能安睡的。
昨天我也失眠了,在门外……」小薰声音渐渐地弱了下去。

泽心头一震,果然和美琪的交欢,还是被小薰偷看了麼。

「小薰,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原谅我好吗?」泽心疼的抱紧小薰,龙筋也
被压制下去。

「我……我时时刻刻都是站在哥哥身边的,」小薰哭声渐停,但仍在啜泣:
「可是,美琪姐姐呢,哥,你对得起那麼爱你的美琪姐姐吗?」

泽眼神黯然道:「我的确对不起她,她很爱我,我也爱她,她彷彿是我上辈
子修来的福份,我一辈子也离不开她。但是我现在却背叛了她,和自己的妹妹交
合,是我的错……我会主动认错的,妹……哥也不会拋弃你的。」

小薰两眼含情脉脉的看著泽,突然又转向卧室门口,双眸神色复杂说:「美
琪……姐姐……」泽身子一怔,回头看到昨日与自己旖旎的女友,美琪,愣愣的
站在门外,双眼无主,手裡是一袋包子,应该是刚买好早餐回来。

泽的思绪全乱,难以置信,这麼荒唐的剧情竟会发生在他身上,他现在也满
口无言,只能默默低下头,等待著黎明的审判。

忽的,他感到自己的脸被两团软软的东西挤压著,美琪抱住了他:「泽……
刚才我听到了你的歉意……我以前一直以為只有我是爱你的,而你只是依恋我的
肉体,可是没想到原来你也是那麼的爱我……泽,美琪这辈子只忠与你,听你的
一切,」美琪双眸泛著泪光,将妖媚的脸蛋贴在泽的头上,深情的说:「泽,我
愿意与小薰一起,」美琪贝齿轻咬嘴唇:「做你的……女人。」

「姐……薰儿对不起你和哥哥。」小薰泪水再次决堤,怀住了泽和美琪,埋
头痛苦。

「没事,泽是我们的男人,他那麼强壮,性慾那麼旺盛,我一个人守不住他
的。来,薰儿,我们一起捍卫我们的男人,不要让他被外面的野女人拐走。」美
琪拉起小薰的纤手,两手紧握。

「唔唔……」这时美琪才注意到泽刚才一直被埋在她的豪乳裡,呼吸不畅,
於是赶紧后弯了一下。「呼哈……呼……老婆,你是要谋害亲夫啊?」泽听到美
琪的深情对话,心中的石头已经放下。

两女「噗哧」一笑,无限春光。

「哥,薰儿下面……好……」小薰涨红著脸,扭扭捏捏的挤出了几个字。泽
也脸一红,这才刚给小薰破处呢,还没好好宠爱过,小薰自然难耐禁果的滋味,
只是泽也没尝试过在女友面前上别的女生,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泽,我想把你和薰儿妹妹的交合摄像下来,这是我们一生难忘的回忆,可
以吗?」美琪打破了泽心头的桎梏。

泽轻轻吻了吻美琪,重重的点了点头。美琪从床头柜裡拿出了一台DVD摄
像机,稍微摆弄一会儿便对準了泽与小薰:「今天,是我的妹妹小薰和我老公泽
初次交合的日子,是小薰让我和泽的关係更进一步的日子,也是小薰初次加入我
和泽性爱关係的日子。」听到这儿,小薰满脸通红,羞涩的低下头,不敢面对镜
头。

「小薰,回答姐姐,你,愿意一生一世追随我们的主人,泽,地老天荒,白
头偕老吗?」

小薰抬起头,难掩激动:「我愿意。我愿意做哥哥的女人,做哥哥的奴僕,
一辈子只忠於哥哥!」